首页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你的位置:杭州杭迈科技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《遗传厄运》:魔鬼藏在细节里,无法猜测结局的烧脑恐怖电影

《遗传厄运》:魔鬼藏在细节里,无法猜测结局的烧脑恐怖电影
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0:22    点击次数:115

《遗传厄运》的恐怖来自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安感,加上超高水平的演出、摄影及音效,如此精致的恐怖片相当难得一见。

由独立电影品牌A24所推出的《遗传厄运》是2018年最受注目的恐怖片之一,这部导演阿里·艾斯特的长片处女作,当年在日舞电影节首映后便口碑爆棚,虽然在题材上看得出来受到许多经典恐怖片的启发,但在剧本、角色以及摄影等方面都有非常成熟的呈现,整体的精致程度相当难得一见。

《遗传厄运》的故事围绕在一个居住在诺大房子的一家人身上,他们分别是以制作迷你模型作为职业的女主人安妮(托妮·科莱特 饰演)、努力维系一家人感情的男主人史蒂文(加布里埃尔·伯恩 饰演)、阴沉不多话的小女儿查理(M米莉·夏普洛 饰演)以及叛逆的大儿子皮特(亚历克斯·沃尔夫 饰演)。

故事一开始的他们正在为刚过世的祖母处理后事,看似只不过是一个在哀悼亲人的平凡家庭,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,越来越多古怪事件的发生也渐渐揭开这一家人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片中的故事大半都发生在这栋不寻常的房子中,巨大的客厅与空荡的走廊使空气弥漫着诡谲的气氛,然而堆满模型屋与杂物的房间又有股幽闭恐惧症般的压迫感,这样的场景设计为全片的气氛营造提供得天独厚的环境,而《遗传厄运》丝毫没有浪费银幕上宝贵的每分每秒。

《遗传厄运》从第一幕便展现了这是一部高度仰赖摄影技巧的恐怖片,大量的长镜头加上缓慢的运镜如凌迟般挑动观众的神经,人物的跟拍镜头也充分运用屋中转角的地形,让观众如同剧中角色般产生对于未知的恐惧,这些摄影技巧的精湛使用让《遗传厄运》特别适合在大银幕上呈现,甚至有些经典恐怖片《闪灵》的影子。

《遗传厄运》在刚开始宣传时都以「恐怖」作为卖点,然而实际上全片并没有太多明目张胆的吓人桥段,甚至几乎没有运用到突发惊吓,全片的惊悚气氛都是建立在如坐针毡般的「不安感」,无论是剧情、对话甚至是音效设计都时常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战栗。

虽然有时叙事步调偏向缓慢,但全片的悬疑气氛就如同箭在弦上般紧绷,旖旎怎么读官网APP下载有股难以宣泄的窒息感,对于不排斥缓慢步调的观众来说相当迷人。

令人意外的是,《遗传厄运》在故事中段加入了不少黑色幽默的元素,而这样的幽默通常来自片中角色对于这些离奇事件的挖苦,因此与整体剧情相得益彰,并不会让人感到突兀。

撇除极为出色的惊悚气氛,其实光是片中优秀的角色描写与演出就已经让《遗传厄运》值得一看,这四位家庭成员都有各自立体的性格以及在故事中明确的定位。

《遗传厄运》的故事以位于中心的安妮向外延伸,因此她在片中的转变便是推动剧情的主要动力,她所展现出来的温柔、恐惧、愤怒与神经质常常都仅在一线之间,如此层次复杂的角色在托妮·科莱特的演出下显得游刃有余,不同情绪的瞬间转换都相当浑然天成,这样超高水平的演出,新闻中心让她获得不少交期的青睐。

除了安妮之外,其他三位家庭成员也在片中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,尤其两位小孩演员的演出更是令人刮目相看。由米莉·夏普洛饰演的小女儿查理无疑是本片的一大亮点,说是近年来最令人感到不安的儿童角色也不为过。

但真正不得不提的还是饰演皮特的亚历克斯·沃尔夫,他在片中反差极大的演出为这个角色与故事增添更多的层次,随着剧情的发展更是越来越精彩。

虽然《遗传厄运》是一部恐怖片,优秀的剧本却将这些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描绘得相当具有说服力,并把他们对于无法掌控命运的无奈描写得极为细致,使《遗传厄运》不只是一部惊悚至极的恐怖片,甚至在某种层面上也能被当作一部描述家庭悲剧的亲情片。

以下内容涉及剧情,请审慎阅读

故事结构清晰的《遗传厄运》大致上可以被分为三幕:第一幕结束于一场令人大吃一惊的转折,第二幕着重在神秘的乔安(安·唐德 饰演)闯入安妮的生活,第三幕则是故事最后的高潮与事件的揭晓。

《遗传厄运》在前两部分中都达到无可挑剔的境界,在各种悬疑营造下让观众不断猜想这个故事可能的前因后果,整体而言非常成功,然而最后的第三幕则比较见仁见智。

恐怖片的观众对于所谓「恐怖」的偏好往往有很大的差异,有些人喜欢跟超自然无关的惊悚剧情、有些人喜欢鬼片、有些人则偏好实体怪物,这样的差异让《遗传厄运》的结局不一定能符合每个人的期待。

尤其恶魔「派蒙王」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都相当陌生,可能会在揭晓后让人感到有些错愕,然而再次仔细观察整部片的故事后,这样的结局其实也是剧情唯一合理而且必然的发展方向。

恶魔试图寄生在皮特的身体并非天外飞来一笔的转折,其实《遗传厄运》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大量的伏笔,甚至从第一幕的运镜方向便已经点出了全片故事的主轴,在这个画面中镜头从树屋(邪教教堂)缓慢转到模型屋中皮特的房间,代表着故事中的恶魔始终都是以皮特作为目标,而这四位家庭成员不过就只是一场邪教计划中的棋子,这样的故事也有些1968年恐怖电影《罗斯玛丽的婴儿》的味道。

正因为如此,片名「Hereditary」(意为遗传,通常指疾病方面)可以说是与整个故事相当契合,这个家庭深受从上一代留下的诅咒,他们的人生就仿佛安妮所制作的模型屋般任人摆布(或从另一个角度看来,安妮制作模型也是潜意识里想要夺回失去已久的控制权),进而一步一步落入分崩离析的命运。

整个故事便以大量的伏笔暗示这个家庭不寻常的过去,只不过大部分都相当隐晦,可能需要在多次观赏的过程中才能发掘到更多线索,而最后留有想象空间的故事也得以让观众有各种不同的诠释,这样能引起广大讨论的精致剧情便是《遗传厄运》在优秀的恐怖气氛之外最有趣的一点。